×

登录vrpinea

2021年05月19日

虚拟偶像与真人的较量,有必要剑拔弩张吗?

作者:VRPinea


(VRPinea 5月17日讯)近期爱奇艺《青春有你3》因“倒奶事件”的爆出终止录制、取消决赛的事件,大家肯定都有所耳闻。从国内公认的选秀元年2018年到今年,国内选秀市场热度的“续航”并不强。随着一季一季的播出,节目成团出道后的偶像团体并没有实际的营业火花,频繁出圈的原因竟然都是人设崩塌、偶像失格。



对于偶像明星人设的崩塌,早就有一些品牌方看到了趋势,转而选择同虚拟偶像合作。和难逃是非善恶的明星相比,虚拟偶像都是固定的设定,只要老板不发话,那就永远不会人设崩塌,很多公司都在打造自己的虚拟偶像,难道虚拟偶像的天下真的要来了吗?


人设不会崩塌的虚拟偶像


在明星出入热搜塌房的当下,品牌自身的形象与代言人休戚相关,可能一不小心就收获了“不做人”的差评。而虚拟偶像就不会有这些顾虑,更能维护属于偶像的“完美人设”。


无限王者团与MAC联名


经历了40余年发展,如今虚拟偶像的细分市场纷繁复杂、特点各异。新兴技术的发展给虚拟偶像的培养提供了丰沃的土壤,虚拟偶像的形象逐渐立体,类型也越来越丰富,模式更加多元化。广义上的虚拟偶像包括了虚拟主播、虚拟歌姬、虚拟网红、虚拟艺人、VTuber、Vup等多种类别。


从日本走红、火遍全球的初音未来,其凭借“虚拟歌姬”的称号,已经参与了无数场商业活动,身家早已超百亿人民币。而国内仿照初音未来推出的洛天依,也已接了无数代言。今年五月,洛天依甚至开始了直播带货,带动了近200万人的打赏互动。


初音未来


由魔珐科技联合次世文化共同打造的时尚KOL翎Ling已出道近一年,翎Ling走的是超写实风,外貌身材极具东方特色、辨识度较高。主攻时尚领域的翎,在近一年的时间里,微博拥有8万粉丝,登上Vogue等多家杂志,相继接到了喜茶、特斯拉等多个商务推广,甚至参加了央视的综艺节目《上线吧!华彩少年》。而翎日常的生活气息与常人无异,逼真程度让人叹呼!


虚拟时尚博主 翎


此外,SM新推出女团Aespa也宣布有AI形象,每个组合成员都有一个对应的虚拟角色。再看国内,知名造星公司乐华娱乐亦推出了一组虚拟偶像女团A-soul,并表示该女团可24小时工作、永不塌房、永不恋爱,或是秀粉最好的归宿!


虚拟偶像女团A-soul


在ACG文化中,从游戏电竞中也衍生出不少虚拟偶像,除了K/DA,基于《王者荣耀》的虚拟男团无限王者团也人气颇高。此外还有品牌IP花样频出,如钉钉旗下的钉哥、钉妹,B站的菜菜子Nanako等,都曾引起很高的话题度。


菜菜子Nanako


可以说虚拟偶像早已演进成为了一个丰富、活跃的市场。而虚拟偶像频频被推的背后,最终都离不开利益的驱动,人设不会崩塌的虚拟偶像,又成为了资本追逐的新赛道。而随着一次次被验证,虚拟偶像的市场已被打开,并且竞争愈发激烈


资本热捧下狂奔着的虚拟偶像产业


虚拟偶像的火爆,离不开底层技术的发展。如近些年显著提升的VR/AR技术,5G、动态捕捉、面部捕捉、实时渲染等各项技术也趋向成熟,各种硬件传感器也越发精良。再加上底层软硬件方案供应商、内容运营服务商、平台方、IP内容等多个链条,以及由此衍生出的多样化电商服务,面向B端的应用场景也越来越丰富,面向C端用户也已有入门级产品Oculus Quest 2等。


底层技术的发展,再加上内容制作、日常运营、技术研发能力的提升,带动了整个产业的发展。而这些,共同构成了一个面向未来的新兴市场。


Oculus Quest 2


但虚拟偶像产业的发展,远不止这些。技术方、IP版权方内容创作者经过漫长的摸索,也让虚拟偶像变现之路更加清晰。线上平台的图文影音综艺直播,线下演唱会互动,游戏皮肤、语音包、电子商品、联名商品等周边开发等……这一切都预示着更加广阔的想象空间。


Travis Scott《堡垒之夜》线上演唱会


此外,日益扩张的用户群体和资本投入,也在加速行业的发展。在中国互联网用户中,Z世代人群占比已经高达40%,饭圈文化、宅文化的基础深厚。经历了多轮ACG文化洗礼,用户对虚拟偶像的接受度更高。


《英雄联盟》K/DA组合


也正因如此,基数庞大、消费能力更强的Z世代,让虚拟偶像更成为了资本追逐的热点,国内B站、猫耳FM等平台先后入局。即便是在疫情之下的严峻形势中,多家虚拟偶像赛道创业公司仍获得融资。随着虚拟偶像生态的日渐完善,产业发展进入了新阶段,这也给现有偶像产业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机遇和挑战。


逐步模糊的边界,虚拟偶像未来会如何存在?


前文介绍了很多虚拟偶像的诞生背景及发展现状,但就目前来看,虚拟偶像和真人偶像具有很高的相似性,都强调人设和曝光。从真人爱豆蔓延到虚拟偶像领域,互动感、陪伴感、养成感、崇拜感等情感上的深度联结,依旧是不可或缺的核心。而两种模式也各有长短板。


迪丽热巴、黄子韬与其虚拟形象


真人偶像面临着人设挑战,以及身材管理、精神状态等方面的不确定性。受制于人类的体力和精力,很多偶像组合的寿命往往并不长久。


而虚拟偶像也有多方面的挑战,包括资金、技术、产能、人设、甚至是伦理,都可能影响虚拟偶像的人气。虚拟偶像并没有人类的感情,虽然靠程序设定,也能表现出喜怒哀乐等情绪,但还是有所差别,在一些场合还是能感到违和。初音未来和洛天依都参加了电商平台的直播带货活动,但与真人主播相比,出现了互动性弱、观众的问题无法及时回应、带货只能讲解、无法亲自测试商品、如果想试吃试喝只能靠真人辅助等问题。甚至洛天依还闹出了“皇帝的新歌”的笑话,在表演时只有舞蹈没有歌声。


洛天依(左)、 初音未来(右)


而虚拟偶像的出现及走红,也不免引发相关思考:虚拟和现实的边界在哪里?粉丝追虚拟偶像,到底是在追什么?当真人爱豆苦练多年、引以为傲的舞蹈歌喉,可以用技术一秒复制的时候,还有必要下苦功培育包装新人吗?


韩国SM女团aespa


如果说未来世界是如《头号玩家》中所描述的那样,在未来医疗和仿生技术的飞速发展下,人类通过不断更换义体,舍弃落后的身躯无限延续生命,甚至完全抛弃肉体以意识的形态存在于世界中。那么,那时候的“虚拟”或许就不再是现在的“虚拟”了。


电影《头号玩家》


正如《未来简史》中说到的,“如果说第一次认知革命是因为智人的DNA起了一点小变化,让人类拥有虚构的能力,创造了宗教、国家、企业等概念,使其成为地球的统治者。那么未来,算法和生物技术将带来人类的第二次认知革命,完成从智人到神人的物种进化。”这样的“虚拟”,还是现在的“虚拟”吗?人类从智人进化到神人,人类又会以怎样的形式存在呢?而真人偶像,还真的有必要存在于未来么?



从狭义上来说,当前的虚拟偶像大多有着动画、动漫的影子,而现在的年轻人又都是看动画、动漫长大的,很多人长大后依旧喜欢动画、动漫,喜欢纸片人,他们也愿意为了这些纸片人买单。其实亚文化之所以被更多人看到,是因为亚文化圈子里的人在长大,他们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体。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是其中一员呢?那么你,是否看好虚拟偶像的未来呢?


本文属VRPinea原创稿件,转载请洽:brand@vrpinea.com


评论



返回
上层
返回
顶部